Chinese Data for Interactive Virtual Tour

随后的三清神龛位于大明王和柳本尊石窟的下方。
20世纪早期的三清神龛
宝顶山净土宗呈现的重生景象下,为地狱变相图。
描绘了地藏菩萨和十八层地狱以及可分为四个不同类别管理他们的十位大王。最上面的区域,大约在走道52英尺上描绘了一排十尊佛像,引申为十向佛。
地狱变相的右边还有其他的雕像作品,它们叫做“箴言”,地狱变相的左边远一点的地方也有一则。
第二层描绘了作为地狱监督者的地藏菩萨和十位王。
下面的两层描画了十八地狱。
几乎靠近地平线的最底层雕刻着一个和真实尺寸一样的和尚站在宝塔下面。
过去,一个人可以通过净土宗石窟到地狱雕刻的第一层,但是随着时间推移,那条走道断掉了。
图为在石窟左侧的十向佛,地狱十王和地藏菩萨的细节。
图为在石窟右侧的十向佛,地狱十王和地藏菩萨的细节。
图为十八地狱的左下角以及和尚传道的细节。
图为被混合雕刻在大佛湾的文字和图像。
在地狱石窟的前面是一个莲状祭坛的遗迹。
为了完整的理解净土宗和地狱石窟的仪式关系,我们有必要了解“锁六耗图”,有时又叫“六窗”“六根”。
锁六耗图显然比它旁边的两幅雕刻小很多。但是壁龛里刻有14个人物,8只动物,30篇独立的铭文。整个壁龛大约155平方英寸,包含了687个汉字。锁六耗图被分为三个部分,它的形式和周围其他的雕刻作品一样。
最上方部分的标题“缚心猿锁六耗”比其他雕刻上的字大很多。
中间人物穿着僧人服饰,抱着一只象征人的思想的猴子在腿上;前额发出了一道光,其承载着一个坐着的,双手握成沉思状的佛。
中心人物的两边有对称的题词。人物的头的右边写着“天堂及地狱尽在我心”,左边写着“一切由心造”。
每一道光线都引向一系列的在中心人物侧面的题词。他们都是在圆圈中更大的字体;右边写着“善”,它的下面写着“福”,“福”的下边写着“乐”。
每一道光线都引向一系列的在中心人物侧面的题词。左边写着“恶”,它的下面写着“祸”,“祸”的旁边写着“苦”。
石窟整体所传达的信息通过几种代表了六种和六根有关的动物再次重复。这六种动物排列在中间人物的莲花的底座上,代表了人类觉悟的敌人。因为他们已经被腐蚀所以在这他们的身份都是猜想的。左边有一只野猫,一条鱼和一匹马。右边有一只狗,一只乌鸦和一条蛇——他们代表了六根。
当参观者从大方便佛报恩经变石窟绕着大佛湾走时,他们会看到一幅比较大的叫做“净土宗”雕像群。他们描述了观无量寿佛经中的一些场景且占地约160平方米。
描画净土宗的浮雕在北面岩壁的中间,和地狱石窟并排。净土宗石窟和宋朝净土宗大厅北面墙上的背景很像。
图为三个尺寸差不多的雄伟雕像,无量寿佛在中间,两个菩萨分别在它的侧面。无量寿佛意为“不可估量的寿命”,是阿弥陀佛“无限光辉”的变体。无量寿佛的右边是观世音菩萨,她的以珠宝装饰的王冠上有一些小的无量寿佛的形象。观音为观世音菩萨在中国的名字,她右手执掸子,左手捧着一个碗。 无量寿佛的左边是雕刻华丽的大势至菩萨。他的左手手掌向上拿着一片荷叶。 这三个雕像中间有两个稍微小一点的以燃烧的光轮为背景的菩萨形象。白莲花王观音举着莲花在右边,金刚萨埵在左边。他们的上面雕刻着“净土宗”的宫殿和神仙们。
这个三元组两侧有两座双层宫殿。左侧的名为珠楼,右侧的名为大宝阁楼。宫殿周围有一些演奏乐器的小人,展示着净土宗的和谐美丽。
在这下端有几个更小的以统一的形式排列的代表了不同的新生图像。中心人物旁边所有的雕塑都是每三个为一组环绕在一个中心佛的周围,或站或坐在两个菩萨的两侧。中间的雕像组有四个站立的手执荷花座的菩萨。莲花座会护送着新生儿的灵魂到“净土宗”。
所有的图像都附有写在平板上的较长的文字说明,下方的栏杆则限制了字数。大佛湾净土宗石窟中刻的文字来自不同版本的关于佛的经书。因为这段文字不和现存的经书中记载的内容一致,所以它还没有被翻译出来。
尽管这组雕像的中心人物是参禅者,但是多组小型的不同转态的转世更吸引人的注意力。
一些转世者从莲花中跳了出来,一些双手合十来表达他们的虔诚之心,其他的沿着栏杆爬行。总之所有的转世者在“净土宗”都是全新的。
这些新生的灵魂说明了俗人可以重生进入天堂,并且更加表明了石窟是基于经书上的内容建造的。
这幅作品主要的部分是由十六个人物组成的石窟。这些人物和大佛湾的一样都是有标注的。除了这些标题,净土宗石窟大部分的题词都是在描写一个人重生的九种方式。
在最初的韦提希皇后石窟中央发现的十六菩萨像中,有一个人物和佛教中臭名昭著的不孝子有关系。这个故事是这样的:在第一次刺杀国王父亲失败后,阿阇世王向正直善良的韦提希皇后求助。韦提希皇后一直在秘密的给她的丈夫吃她自己身上涂的药膏,正是因为这样,国王才一直活着。在世王命令仆人去刺杀他的母亲之后,一个大臣阻止了他的特别不孝的行为,因为就算以前的国王很邪恶,他们中也没有人杀害了自己的母亲。因此大臣拒绝和阿阇世王合作。阿阇世王被大臣的言语吓到了,他下了命令要求软禁皇后。就是在皇后被软禁的地方十六个可视菩萨出现了。他们的出现代表了佛祖对皇后请求救援的回答。16个不同的菩萨帮助她在不公平的监禁中坚定信念。在宝顶山上韦提希皇后的形象被正在冥思的僧人形象代替了。
虽然大佛湾原来有十六个菩萨,但是现在的净土宗石窟缺失了左边8个作品的其中一个,因此现在只有十五个菩萨。他们在宝顶山的排列顺序和之前的作品一样,都是从上到下围绕着中心图像。漩涡图案被用来区分每一个菩萨,这种表现手法和早期描刻皇后接受思想启蒙的手法一样。在这里皇后的形象被冥思的学者所替代。
大佛湾石窟刻画了宋朝中国社会的一些人物,并没有以皇后为人物中心。大佛湾石窟的中心人物有很多,从冥思的僧人到一个普通的门卫,从一个年轻的姑娘到一个官员。这幅图展示的是一个正在冥思的门卫。
这个图像显示了气候对大佛湾雕像的影响。大部分作品都是被石膏覆盖着而不是被涂漆覆盖着。
这幅图显示了宝顶山的地块变化对雕像的影响。
大佛湾净土宗石窟的前面有一个莲花座,上面刻着一朵盛开的莲花和一朵初开的莲花。
在这里你向西地狱第一层的方向看就可以看到净土宗石窟。不过它现在被一道金属门挡着了。栏杆左边的石梯通向地狱石窟。
当游客在大佛湾释迦佛涅盘作品和孔雀大明王以及毗卢遮那佛石窟附近参观时,他们会看到一些雕刻尤其仔细的作品。图上是释迦牟尼正在念颂大乘佛教经文中的大藏佛说大方便佛报恩经。它大概占了约110平方米。这个和前一个石窟都是用大规模的图像来颂扬父母的恩情,但是前一个更偏重叙述元素。
中间站立着的释迦牟尼左手掌向上在胸前托着一只碗,右手立起做着警示的手势。当他开始张嘴讲道时,佛光从他的慧眼散射出来。在他眼睛的附近刻着一篇较长的和三个前朝皇帝有关的文章。旁边还刻着:“惟有吾师金骨在,曾经百炼色长新。”金骨的意思是舍利子,或者说是佛的遗骸。
大方便佛报恩经文不像早期的作品一样把一个母亲的十种恩情清楚地一一列出。大佛湾的这种方向感的缺失可能是 故意的;因为每个故事没有编号,艺术家可以给游客更多观赏自由,这样的话游客就不会觉得自己是被迫在读每个故事,他们会理解十二个跟释迦牟尼化身期间孝行有关的小故事。在这样被区分开的作品中,僧人也可以有选择性的讲故事从而缩短游客理解作品的时间。
大方便佛报恩经文中的故事将会按照从右下角到上面的顺序讨论。第一个故事是最动态的且奠定了整个石窟中故事的基调。它以“大藏佛说《大方便佛报恩经》”开头。这篇题词会很容易被游客看到因为它占据了中心释迦牟尼的左下方的所有位置。阿难站立在题词的旁边,他微微鞠躬,双手紧扣,组成了这部分石窟。他的姿势把两个看似不同的事物——佛像和周围的题词,联系了起来。
这篇铭文以充满争议的“如是我闻”开头,铭文讲述了阿难遇到一个孝顺的男人,然后他们遇见了六个嘲笑释迦牟尼不孝顺的异教徒,他们嘲笑他为了在山中参禅抛弃了他的父母。怀疑的增加导致阿难返回到正在与信徒讲道的佛祖身边,并提出关于对于父母恩情的思考。然后,释迦牟尼接着传播了孝顺的必要性,引用了过去所有没有父母就不能存活的例子。阿难站立在题词的旁边,他微微鞠躬。当他为孝顺的儿子和他的父母祈祷时,他的双手紧扣着。
在地平线周围,艺术家突出了阿难和孝顺儿子的相遇。儿子身子前倾,从扁担看出他吃力地挑着坐在篮子里的年迈虚弱父母。父母被刻画成消瘦矮小的形象。根据题词上写的,父亲一边张着嘴,一边抓着对他来说可能是儿子能给他的最好的食物。
异教徒一边演奏音乐手舞足蹈,一边嘲笑诽谤释迦牟尼。
置身于问答的形式中,中间佛组的左边雕像群看起来像是回答了石窟右边异教徒的指控。六个人伸展四肢向远离释迦牟尼的方向前进。他们的右边刻着铭文。最引人注目的是释迦牟尼,他穿着僧袍,头发剃成了蜗壳状,前额散发出光芒。图上的人物在抬着释迦牟尼父亲净饭大王的棺材。
领队的是释迦牟尼的弟弟孙陀罗难陀。他用头巾包着头发,身子前弓,转身看向他的领着护柩队的哥哥。根据铭文上写的,孙陀罗难陀捧着一个香炉,在他们到达棺材的最终目的地后,他将把香炉给释迦穆尼。这两个背对着朝拜者的强壮的男人,可能是题词中提到的为了帮助释迦牟尼而转化成肉身的天王。一根扁担把这三个人物形象和棺材联系起来。
在两个属于释迦牟尼的父亲净饭大王的舍利宝塔的塔檐轮廓上方是释迦牟尼照顾他病危的父亲的雕像。
图中间的标题为“雪山童子舍全身而求半偈 ,生灭不已,寂灭为乐”。这个故事有时也叫作“舍身求法”。这个故事特别直接明了:前世的释迦牟尼正尝试达到至善菩提心时遇到了一个饥饿的罗刹。罗刹“饥脑心乱”回答着释迦牟尼询问他吃什么食物,答曰:“我食人暖肉热血”。年轻的释迦牟尼愿意舍弃他自己的肉身来交换罗刹所知道的菩提说,然后它开始颂扬菩提说。之后,释迦牟尼爬上一棵高高的树准备从上面跳下来,舍生报答罗刹。但是,在他还没有落到地上时,罗刹变回了真身帝释,接住了释迦牟尼。
中心释迦牟尼的右边第二层也是两个舍己为人的故事。第一个比较有名的故事讲的是还在前世的释迦牟尼舍己救虎。第二个故事讲得是释迦牟尼割下自己的肉给父母吃。
尽管救虎的故事第一眼看上去是和舍己为人有关系的,但是大佛湾刻画的这部分着重于舍身为法,而不是戏剧化牺牲自己的那部分。就像释迦牟尼带给他病危的父亲安慰一样,老虎的故事也有相应的部分。图上的父母正因为儿子的去世而伤心。右边的父亲抚摸着他的头,左边的母亲抚摸着他的脚。
在下一个场景中,靠近中央释迦牟尼旁边的是一个以“释迦因地割肉供父母”为题的故事。根据石窟中的题词,这个看起来很漂亮的故事其实讲述了释迦牟尼割下自己身上的肉喂给父母吃的孝行。故事是这样的:释迦牟尼的前身是一个年轻的叫“迦提”的世子。因为别人的背叛,国王和妻子被迫逃出自己的国家,逃走时除了自己年轻的儿子什么都没有带。他的父母都筋疲力尽,又饿又渴。年轻的迦提让他的父亲从自己的身上割下一百刀肉,然后他把肉献给了父母。可是迦提没有受到伤害,他的身体不仅“平复如故”而且“端正倍常”。
雕刻家决定雕刻了父亲递给他妻子(迦提的母亲)儿子身上的肉的场景。迦提的母亲站在左边,头发盘在皇冠后面。国王站在她的右边,左手抱着小迦提世子,右手拿着给妻子的肉。为了向观者解释清楚这个情景,雕刻家在迦提的胳膊上和手腕附近刻了两个很深的伤口。两人中间有一把剑,它正是用来做割肉这样残忍的事情的。
最不明显的与孝行有关的故事位于释迦牟尼的右侧,在石窟的最顶层。
这个题为“释迦因地行孝证三十二相”的故事记述了释迦牟尼向文殊菩萨解释自己是如何通过孝德得到佛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的。雕刻家以一种很有趣的方式描述这个场景。释迦牟尼跪在两个人面前,其中一个人穿着学者的衣服,另一个稍显年轻在冥思中同时也穿学者服的是文殊菩萨。像题词中描写的一样,他的后面坐着一个菩萨。
第一个故事在坐着的释迦牟尼的右边和三十二相有关的文章中。国王在左边,根据题词,他被严重的疾病所累,然后向一个医生求救。医生跪在他面前为他把脉。这个故事讲的是“释迦因地行孝剜眼出骨髓为药”。当问起来什么样的药可以治愈国王时,国王回答:“是不嗔人眼睛及其骨髓。”
图为故事的结局,一个坐着的孝顺儿子把他的眼睛和骨髓献给国王。
被雕刻在石窟顶层的最左边的是另一种报答方法,国王向他的百姓赞扬佛的信仰与美德。这是菩萨给国王的苦刑。故事名为“释迦因地为睒子行孝”。当睒子出去为他看不见的父母寻找食物时被国王不小心杀死了。她的父母哭着赞扬他们的儿子有多么孝顺,因此不应该死。这些话被因陀罗神听到了,于是他下了凡来让死去的睒子复活。睒子躺在地上,他的母亲用手扶着他的头,他的父亲抓着他胸前突出的箭。就是在这个时刻因陀罗神出现了,他就站在躺着的睒子后面。
愧疚的国王站在题词和因陀罗神的右边,他身着打猎服,箭袋在身体左侧,弓在身体右侧,他双手作揖表达敬意。
在石窟顶层左边的第二个故事题目为“释迦因地剜肉”。在题词中,一个国王试图理解佛教的奥妙。最终他找到一个可以解释给他听的大师。他邀请大师坐在他的宫殿中向他传授经验。但是大师说只有国王愿意在自己的身上割1000刀并且“燃灯供养”才行。 国王开始在他的家庭和朝堂中寻找愿意帮他割1000次肉的人,可是没有人愿意接受这个不同寻常的请求。最后,一个叫时旃陀罗的男人接受了这个任务。时旃陀罗是个流浪汉处于社会的最底层。国王尤其开心。在割了1000道伤口后,国王用油浸了伤口,插入粗布灯芯并且点着它们,把自己的身体当做燃灯供养。国王因此“一切众会,皆发道心”。国王是转轮圣王,即是如来佛的前身。 这个故事在国王雕像的旁边。他的左后方是时旃陀罗。时旃陀罗俯身举起胳膊割其中一个伤口。国王的右前方是坐着的大师,他的右手执教,左手放在他的膝盖上。国王赤裸着上身,跪在他的老师前面,双手合十。他的后面是发光的光轮,代表了他的身体被用做燃灯供养,也代表了他从世俗中的解放。
石窟的最顶层有有两个和鸟有关的故事。其中一个刻在转轮圣王与中央的释迦牟尼之间,题为“释迦因地雁书报太子图”。故事讲的是一只大雁注意到世子(释迦穆尼的前身)的父母因为过于担心世子的失踪而失明了。世子知道这个消息后,立即出发带着他唯一的宝藏——象征着佛教教化的如意宝珠回家了。他用这颗宝珠让自己的父母的眼睛重见光明。他的举动体现了他想改正之前不孝的抛弃他父母行为的决心。
国王和皇后在一个前面刻着题词的桌子后面僵硬的坐着。当他们的儿子跪在他们面前举着如意宝珠许愿是,他们都严肃沉默着。图上刻画的是在他们视力恢复之前因为他们还没有表现出康复的喜悦。国王的头的左上方依稀可见一只飞翔的翅膀的轮廓,那是被送去告知世子他的父母的病情的信使白色大雁的的残骸。
石窟第三层有最后一个故事,它是和一只孝顺的鹦鹉有关的。故事的情景被雕刻得非常小而且位于最右边:一个男人左手拿着一只鸟,右手在训斥它。旁边的题词写着“释迦因地鹦鹉行孝”。
这个故事是睒子世子的回忆录,他被雕刻在和石窟另一边的故事平行的位置来构造出一种故事结局的效果。就像睒子世子在为他失明的父母找寻食物然后被箭射死一样,这只鹦鹉在田中找寻谷物时被恼怒的地主抓到了。
雕刻家决定雕刻出故事的倒数第二个情节:地主抓到鸟的时候。这只鹦鹉提醒了地主他当时许下的誓言:“所种之物,与众生供。”它还问地主“如何今日,而见网捕?”地主向鹦鹉解释了他为什么恼怒鹦鹉偷取他好不容易种的谷物。但是他变得很释然了,当他听了鹦鹉这样做的原因:“有盲父母,愿以奉之。”地主最终放了鹦鹉。题词以释迦牟尼赞扬鹦鹉的孝行结尾,他希望所有人都向这只鹦鹉学习并“供养于二亲。”
牧牛图向上通向大佛湾的寺院。它仅4.5米高,长27米,是大佛湾南边岩壁上唯一一个图文结合的叙事性石窟。这个石窟可以说叙事性更强。它讲的是一位牧人尝试着驯服他的牛,象征着人为了悟道努力克服自己的欲望。牧牛石窟包含十一个小故事而不是标准的十个,它们蜿蜒雕刻在洞穴的西南角。
第一个故事讲了牧人企图控制住他不听话的牛。一牧童站立于牛后,双手用力拉昂首右奔的耕牛鼻绳。附词为:“突出栏中不奈何,若无绳绻总由他,力争牵尚不回首,只么因循放者多。”
牧童侧身右立于竹林下,身负斗笠,左手用力牵牛鼻绳,右手上举挥鞭,右立耕牛头向左回首。颂词为:“头角往□□□□,□时□□□□□,□□□□□□□,□□□□□□□。”
第三幅图中牧童用竹鞭牧牛失败。他的手臂高举,右手牵牛鼻绳,左手挥鞭赶牛。牛似乎向他转去,但是牧童的成功很难估计因为石刻的上半部分缺失了。这块石刻由几块不同的石头用钉子连接而成,然后把他们固定在石壁上。这样一来,在突出的石头上面雕刻的石像会更具立体感。
紧挨着被损坏的图像的是第四幅图。牛终于被牧童驯服。牧童头戴斗笠,领着牛走向他,一只猴子调皮地从上面往下看着他们。
第五幅图描刻的不是一个牧童而是两个。他们因为成功驯服了动物相互耳语并且笑着。这幅图的复制品是牧牛图中最多见的。两个牧童攀肩依坐,看起来非常高兴放松,对他们的成果十分满意。这两个男孩的友情可能是表示已经克服了欲望的佛家手足情的快乐。
被驯服的牛静静的立于牧童旁边,双脚位于颂词的上方。
第六幅图中牧童站立着,鞭子在他的一侧,牛立于他的上方跪着饮山泉水。和第三幅图一样,这幅图也缺少了上半身。颂词强调了牛现在可以在不用任何手段强迫它的情况下跟随他的主人。颂词为:“放去收来只自由,鼻头绳芯(亦当)□,虽然立(意)□□□,步步由(自)不放伊。”牧童指着颂词,好像是在引领游客注意这篇颂词。
大佛湾第七幅图继续讲述了牧童和牛的故事但是主题由他们的敌对转变为他们和谐相处。颂词为:“牛鼻牵(空鼻无)绳,水草由来性自任,涧下岩前(无定止),朝昏不免要人寻。”图刻牛低头吃草,背对牧童。他的腿组成了颂词的边框。牧童两眼平视前方靠着一块石头跪着,他的脸上洋溢着满意的笑容。
第八幅图也缺少了一篇描述。第八和第九幅图都体现了牧童成功将牛驯服的场景。在第八幅图中,牧人手握竹笛吹奏牧歌,身披蓑衣,头发束起。
牧人吹奏笛子局部图,牧人左边立着一只鹤。
第九幅图也展现了征服动物后的喜悦之情。牧童袒胸裸腹,仰卧憩睡,用手作枕。小猴子伸爪戏牧童手袖,但是也没能打扰到牧童。牧牛和它的主人一样俯卧歇息,昂首凝视,好像在回味他的上一顿美餐。
牧牛图最后的第十和十一幅图紧挨着圆觉洞的入口。
第十幅图对于理解大佛湾牧牛图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但是它简单的构图掩盖了它的重要性。图中一位僧人结跏打坐,手结禅定印。图中没有牧人及牛的身影。可在僧人头顶上方的颂词为:“无牛人自镇安闲,无住无依性自宽,只此分明谁是侣,寒山竹绿与岩泉。”这幅图是宝顶山牧牛图的独特之处,因为一般情况下,牧牛图只包含十幅图。之后的牧牛图没有刻画出僧人的形象。宝顶山的佛家可能在十幅图中加入了这个形象。根据僧人的鬈发推测,他很有可能是赵智凤,宝顶山石刻的创作者。
第十幅图局部图。
第十幅图中左边的坐着的僧人形象有简短的题词:“假使热铁轮,于我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它和其他地方的一些题词互相呼应,最明显的是和圆觉洞的题词。一些学者认为这是赵智凤的精神写照,用来表达他对佛教虔诚的心。
石窟的最后一幅画第十一幅图主要由莲托上的方碑和碑上的一轮明月组成。碑词为:“了了了无无所了,心心心更有何心,了心心了无依止,圆炤无私耀古今,人牛不见杳无踪,明月光寒万象空,若问其中端的意,野花芳草自丛丛。”
牧牛图下方的是只能从通往溪水的小路上看到的刻在石壁里的两位女子。这幅图里,她们在站在走道里的游客的正下方。
两位和真实尺寸一样的女子形象面对通向小河的小路,位于主要石刻的下方。左边是一位年纪较大的女子,有时被称作栗呫的女人,栗呫是一个强大的曾存在于释迦牟尼时代的部落。右边的是一位较年轻的女子。年长的女子用右手指向大佛湾。因为没有题词来证明这两位女子来自栗呫,所以她们也可以被认为是普通的为游客指路的当地人。
圆觉洞的内部。菩萨的形象依次排列在两墙上,毗卢遮那佛则是后墙上的中心人物,他被左边的一位学者和右边的一位僧人围绕。一位菩萨恭敬的跪在毗卢遮那佛面前。
恭敬的跪在毗卢遮那佛面前的菩萨的局部图。
刻在右边墙上的端坐的菩萨局部图。这幅图展示了石窟的进光量。
刻在左边墙上的菩萨局部图。
印度的善财童子悟道之路局部图。在路上他遇见了53位帮助他实现最终目标的智者。华严经最后一章收录了他的故事。善财童子遇见智者的石刻可以在圆觉石窟的上半部分找到。
图为看守圆觉洞入口的狮子。它的左边是牧牛图。
毗卢遮那佛半身像和碑林。有时又叫做“柳本尊行化图”因为柳本尊带着毗卢遮那佛的头巾。中心图像的右边是两座1425-1426年刻的石碑。右边稍远的地方有一座1690年建的石碑。中心石刻的左边的石碑未标注日期。
靠近毗卢遮那佛半身像的地方是大佛湾五个毗卢遮那佛石刻之一。其他的在圆觉石窟中,华严雕刻群的中央,毗卢遮那佛石窟的中央,柳本尊行化图中的柳本尊的王冠中。
毗卢遮那佛半身像和戴着头巾的柳本尊的局部图
这是一组刻在大佛湾南壁最西边的题词。它的右边是两个刻着道家神仙的清朝石窟。
刻在大佛湾南壁最西边的题词。
清朝大足县地方法官王德嘉,1872年到1875年间当官。他是最短的题词之一的作者。“宝顶”两个刻在西边岩壁上的大字在大佛湾的入口迎接着游客。完整的题词为:“宝顶大清同治癸酉夏四月八日知大足县事城固王德嘉敬书。”
宝顶题词下方是于1910年刻的“福”和“寿”二字。
位于大佛湾西边岩壁的包含中国神仙石刻的壁龛。
清朝时期雕刻的壁龛局部图。右边是老子,他坐在象征他最后一次西方之旅的水牛上。左边是山神,有时也被称为虎神,他是道家的另一位神仙。在图中他骑在一只老虎上。
1915雕刻道家神仙的壁龛。玉帝在右边,他头戴传统威严的王冠坐在王座上。西王母手执寿桃,象征着她能够授予东西长生不老的本领。

十明王,毗卢遮那佛的信使表现出他对邪恶势力的愤怒。12世纪后期蒙古人入侵大足县导致这些雕像都是不完整的。

未完工的十明王。它的下面刻着“福”字。在左侧较新的的是被列为世界遗产的宝顶山的简介。
十明王局部详细图。
十向佛,“十向佛”刻在宝顶山地狱石窟上,位于小路上方约52英尺。
每尊佛都以莲坐的姿势坐在贝壳一样的壁龛里。
虽然一部分佛像的面部已被腐蚀的看不清楚了,但是每一尊佛都有自己独特的衣着打扮和手印特征。
十个大王背后的理念了围绕着一个前提:每个去世的人会在为期三年的周期内经过提前定好的十个大王所在的每个地方。这十个日期都和七有关系,他们分别是7,14,21,28,35,42和49。他们指定了一个人去世后的第100天,一周年和三周年祭日。在这些天里,人们需要给十个大王上供。这一套计数系统看起来是以十个大王的长版和短版经文为标准的。中间的过渡期其实是佛家的一个思想为了给十大王附加的审判时间。在印度,有些仪式是和一个去世的人从一种存在方式转变到下一个状态有关的。但是中国人可能从道家吸取了一些经验,给这些仪式注入了官僚主义。 在宝顶山上,每个大王和地方官面前都有一个铺着蓝色桌布的桌子。桌布上写着他们各自的官衔和对应的赞偈。在现报司官的介绍下,十个大王遵循经文给出的标准顺序从最右边的秦广大王开始排列着。
现报司官 现报司官的下面写着:欲求安乐,住人天必,莫欺凌三,宝钱一落,冥间诸地,狱喧喧受,罪不知年。
秦广大王 秦广大王下面写着:诸王遣使,捡亡人男,女修何功,德因依名,放出三途,狱免历冥,间遭苦辛。
初江大王 初江大王下写着:罪如山岳,等恒沙福,少微尘数,未多犹得,善神常守,护往生豪,富信心家。
宋帝大王 宋帝大王下写着:罪苦三涂,业易成都,缘杀命祭,神明愿执,金刚真惠,剑斩除魔,族悟无生。
五官大王 五官大王下面写着:破斋毁戒,杀鸡猪业,镜昭然报,不虚若造,此经兼画,像阎王判,放罪消除。
阎罗天子 阎罗天子下面写着:悲增普化,示威灵六,道轮回不,暂停教化,厌苦思安,乐故现阎,罗天子形。
变成大王 变成大王下面写着:若人信法,不思议书,写经文听,受持舍命,顿超三恶,道此身长,免入阿鼻。
太山大王 太山大王下面写着:一身危脆,似风灯二,鼠侵欺啮,井藤苦海,不修桥筏,渡欲凭何,物得超升。
平正大王 平正大王下面写着:时佛舒光,满大千普,臻龙鬼会,人天释梵,诸天冥密,众咸来稽,首世尊前。
都市大王 都市大王下面写着:一生六道,苦茫茫十,恶三涂不,易当努力,设斋功德,具恒沙诸,罪自消亡。
转轮大王 转轮大王下面写着:后王所历,是关津好,恶惟凭福,业因不善,尚忧千日,内胎生产,死夭亡身。
速报司官 速报司官下面写着:船桥不造,此人痴遭,险恓惶君,始知若悟,百年弹指,过修斋听,法莫教迟。
宝顶山的十八地狱 当视线从大佛湾地狱石窟的顶部向下移时,他会先看到静静冥想的十向佛,然后看到整齐对称的十个大王和地藏菩萨,最后是地狱的第一层。参禅的人在地狱的第一层会先遇到六根的干扰之后会有更大的挑战。十大地狱虽然水平排列,但是他们既不是整齐的排列在十个大王的下面,也不和十个大王题词中描绘的地狱有关。
刀山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月一日念定光佛,一千遍不堕刀山,地狱赞偈曰,闻说刀山不可攀,嵯峨险峻使心酸,遇逢斋日勤修福,免见前程恶业牵。”
镬汤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日念药师琉璃光佛,千遍不堕镬汤地狱,劝君勤念药师尊,免向镬汤受苦辛,落在波中何时出,早修净土脱沉沦。”
寒冰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日念贤劫千佛一千,遍不堕寒冰地狱,就中最苦是寒冰,盖因裸露对神明,但念诸佛求功德,罪业消除好处生。”
剑树地狱 因为早期地狱石窟的变化大部分的图案消失了。只有一个雕刻的头像和手留在用来支撑岩壁的砖墙的顶部。尽管墙上的文字缺失了一部分,我们根据其他的文字资料把他们补充得稍微完整了:“日(念)阿弥(陀佛),千遍不堕剑树地狱,赞曰,闻说弥陀福最强□,残剑树□,消亡自作,自招还自,受莫待□,时手脚□。”
拔舌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如来一千,(遍不堕)拔舌地狱,赞曰拔舌更使铁牛耕,万种凌持不暂停,要免阎王亲叫问,持念地藏一千声。”
毒蛇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日念大势智如来一,千遍不堕毒蛇地狱,赞曰菩萨慈悲广大多,救苦常教出爱河,九品莲花沾有分,毒蛇岂敢便相(过)。”
剉碓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日念观音菩萨,千遍不堕剉碓,地狱□赞曰,斩身剉碓,没休时都,缘造恶不,修持观音,哀愍众生,苦免离地,狱现慈悲。”
锯解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日念卢舍那佛千遍,不堕锯解地狱,如来功德大圆明,由如朗月出群星,但念能除多种罪,锯解无由敢用君。”
铁床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日念药王药上菩萨,千遍不堕铁床地狱,菩萨真名号药王,铁床更用火烧烊,直饶造业如山重,但念真名免众殃。”
黑暗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日念释迦牟尼佛一,千遍不堕黑暗地狱,赞曰,持斋事佛好看经,积善冥司注姓名,更诵弥陀一千遍,自然黑暗显光明。”
粪秽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大藏经云迦叶白,佛言食肉者堕何,处地狱佛告迦叶,食肉者堕粪秽地,狱其中有粪乃深,万丈驱食肉之人,入此地狱驱出转,轴始转一匝遍体,万钉刺破此身支,过通彻是其大苦,五百万世无有出期。”
鍪戟地狱 根据最下面正在参禅的僧人旁边的文字说明,这个地狱是为滥杀生命的人们准备的。
铁轮地狱 和石窟中其他地方描述的一样,这个地狱是给唯利是图的人准备的。
铁轮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大藏佛言若食□,食或裹幞□食与,父母兄弟师长朋,友妻子眷属未来,世中堕铁轮地狱,左腋右脥□铜灌,口若食斋者亦复,如是。”
沸锅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大藏佛言,□□□□造恶业,不是诸佛没慈悲,身落三涂遭痛苦,信者一念自合知。大藏佛告迦叶抢兔之人,堕铁轮地狱方丈万钉间,无空处一切众生煮肉者,堕镬汤地狱其中有水其,下有火持火烧之溃溃乃,沸驱煮肉之人入此地狱,受其大苦炙肉之人堕铁,床地狱斩肉之人堕剉碓,地狱杀生之人堕鍪戟地,狱其中铁面昼夜铜铁造,其鍪戟身中一丈刃中四,尺望胸而撞背上而出杀,生之人亦复如是故说诸,法开示一切众生。”
这个图案展示的是过去十年里大佛湾受到的损害。注意图中的手臂缺了一部分。
根据附近的文字,我们可以明白炖肉的人(主要是女人,大部分是妻子)和鼓励她们这样做的人(主要是男人,通常是丈夫和儿子)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大藏佛告迦叶抢兔之人,堕铁轮地狱万丈万钉间,无空处一切众生煮肉者,堕镬汤地狱,其中有水,其下有火持火烧之溃溃乃,沸驱煮肉之人人此地狱,受其大苦炙肉之人堕铁床地狱。 烤肉的人们会进入铁床地狱;切肉的人会落入剉碓地狱。
刀船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自作自受,非天与人。”
饿鬼地狱 图的旁边写着:“饿鬼地狱,大藏经云迦叶菩萨而,白佛言破斋者堕何处,地狱佛告迦叶破斋者,堕饿鬼地狱。”
铁围山阿鼻地狱 这个地狱的文字旁边虽然没有图像,但是它可以认为是把参禅者置于地狱中,也可以认为是先前的地狱景象和之后的几组刻在地狱石窟的右下方之间的过渡。 一部分文章写着:“大藏经云佛告迦叶若比,丘披我法衣者一不听饮,酒二不听食肉三不听嫉,妒心四不听作不净行善,□□□□□□堕阿鼻,狱。”
地藏菩萨的狮子坐骑 图为地藏菩萨的狮子坐骑的残迹,狮子头。 更多人称其为文殊菩萨的坐骑。这只狮子在中国也经常出现在地藏菩萨图像的身边。
僧人雕像 它在地狱石窟的最底层,展现的是一个正在念经,手执经书的僧人。它是对人类弱点导致的经书和地狱石窟中描述的惩罚的警示。僧人侧面刻的经文写着:“天堂也广地狱也阔,不信佛言且奈心苦,(左)吾道苦中求乐,众生乐中求苦。”
对于饲养动物的警告 大部分的雕像都已经看不清了,上面的题词为:“大藏经言佛告迦叶,一切众生养鸡者入,于地狱。”
对饮酒的警告 地狱石窟的右下角(图的左上角)是一个没有头的僧人的刻像。一名商人捧着一碗酒想献给他。商人的后面站着一个年轻的,编着头发的女人,她的手中拿着一坛酒。这些雕像的旁边有两幅作品,他们描绘了饮酒如何让鸯掘摩罗强奸了自己的母亲并且杀害了自己的父亲。 雕像群旁边的题词写着:“大藏经云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受五戒,二百五十戒威仪具,足戒不听饮酒犯波,罗提目义若犯即入,地狱迦叶白佛言酒,亦无命如来何故戒,酒为苦佛告迦叶汝,好谛听舍婆提国有,鸯掘摩罗为饮酒昏,乱淫匿其母杀戮其,父母即与外人共通,担刀害之是故今日,戒酒为苦又告槃陀。”
鸯掘摩罗 雕像群旁边的题词上写着佛讲了为什么人们不应该饮酒:“舍婆提国有鸯掘摩罗,为饮酒昏,乱淫匿其母杀戮其父。”
杀害他的父亲 雕像群旁边的题词上写着佛讲了为什么人们不应该饮酒:“舍婆提国有鸯掘摩罗,为饮酒昏,乱淫匿其母杀戮其父。”
饮酒的后果 两幅雕刻在这些雕像的旁边的作品强调了由鸯掘摩罗故事得到的启示。这两幅作品包括了一个丈夫不认识自己的妻子和一个父亲不认识自己的儿子。这两幅作品的下面描画了一个姐姐不认识自己的妹妹和一个哥哥不认识自己的弟弟。旁边的题词写着:“大藏佛说华鲜经,尔时佛告迦叶:佛告迦叶善哉哉不,饮酒者是我真子即非凡,夫若饮酒者或父不识子,或子不识父或兄不识弟,或弟不识兄或夫不识妻,或妻不识夫或姊不识妹,或妹不识姊或不识内外,眷属善男子现前颠倒何,况未来一切众生不食酒,肉者得发无上菩萨之心。”
父亲不认识自己的儿子 就像题词中写的:“佛告迦叶善哉哉不,饮酒者是我真子即非凡,夫若饮酒者或父不识子,或子不识父。”
兄弟互相不认识 就像题词中写的:“或兄不识弟,或弟不识兄。”
夫妻互相不认识 就像题词中写的:“或夫不识妻,或妻不识夫。”
姐妹互相不认识 就像题词中写的:“或姊不识妹,或妹不识姊或不识内外眷属。”
卖酒者 根据文字证据,那些在地狱遭受最多痛苦的人不是那些过于沉溺于饮酒中的人,而是那些卖酒给这些僧人的商人,因为是他们让这些僧人打破了戒律。
这幅图展示了一个更完整的商人提供酒给僧人的场景。这组画的前面原来是装酒的坛子,现在他们都消失在大佛湾了。
截膝地狱 根据文字证据,那些在地狱遭受最多痛苦的人不是那些过于沉溺于饮酒中的人,而是那些卖酒给这些僧人的商人,因为是他们让这些僧人打破了戒律。鸯掘摩罗的饮酒警示中两个例子可以证明这一点。第一个例子描述的是一个向僧人卖酒的男人的可怕命运。就像题词中写的:“皆由沽酒况饮之人,若劝比丘酒者堕截膝地狱,其中力士将其刀剑截其两膝,强劝比丘酒者受如是苦。”
买卖酒者的地狱 第二个例子是一个坐着的裸着身子的女人。旁边的题词写着:“女为人沽酒死堕地狱,受行法竟身长三尺,两耳闭塞复无两目,亦无鼻孔下唇褰哆,手无十指脚无两足。” 这首题词强调了遭受来自这些地狱的痛苦是买卖酒者共同造成的后果,比那些没有意志力戒酒的僧人更有罪。 题词还写着:“大藏经云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受五戒,二百五十戒威仪具,足戒不听饮酒犯波,罗提目义若犯即入地狱。”
父母养育小孩 图为粪秽地狱的左下方。图上有一个坐着的父亲和站在他膝盖旁边的儿子。在右边跪着的母亲捧着两碗不同的东西。小孩用他的右手表明他的选择。图旁边的题词写着:“迦叶白佛言如来,若说法时一切众生,为受不受佛告迦,叶譬如有人年已,八十贫穷孤老后生一子极其怜悯,一手把金一手把,饭二团俱授如过,与子婴儿愚騃不,识其金而取其饭,一切众生亦复如是,我悯一切众生犹,如慈父众生而悉,舍去□作礼奉行。”
这四神包含了地球上生命轮回的四个元素:雨风雷电 且都能在佛家和道家的书籍中找到。他们形象的来源一直有争议,一些学者认为它们出自中东地区或者是希腊罗马地区,但是另外一些学者认为他们具有独特的典型中国肖像特征。不管源自哪里,大佛湾的这四神石刻由于尺寸和所处显著位置从而更显罕见。尽管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宝顶山举行过相关的仪式,但据说每个月的第二和第十六天人们为表示对这四神的敬意而作法。
宝顶山的风伯是一个经典的作品,其展示了他拿着一个会出风的大袋子或者羊皮袋从而风跑出来的情景。
在这里风伯和以往刻画的风从嘴吹出的形象不同。在道教文化中,风神通常称为风伯。
在密宗中风伯既是保护佛祖的十二神之一也是八大护法之一。在印度,风伯被认为可以带来好运,富贵和长寿。
大佛湾的雷公刻画了他的一个动作,他正用右手举着鼓槌准备敲围绕着他的七个鼓中的其中一个。他的左手看起来也拿着一个鼓槌,但现在已经破损了。
雷公的脸被刻画成了狗头,但是在道家的书籍中他长得像鸟。他被称为“雷公”或者是“雷神”,经常和电母一起出现。
大佛湾的雨神被刻画成一位骑在龙身上身着官服的男性。可能是代表能够催雨的龙王。
雨神望向游客,他的龙面朝前,他的头上方是龙王的侍从们。
从雨神石刻向上看,我们可以看出石壁已经裂开,人们加入了石膏来固定它。大方便报恩经中的石像在龙的左边。
如同道教思想一样,大佛湾的电母被刻画成了一位女性形象,她被认为是雷公的妻子。
一些学者从电母的霹雳术追述到早期印度金刚手菩萨形象。大佛湾的电母拿着一个大镲,借此传达闪电的声音而不是表现闪电的视觉效果。
由于石壁被腐蚀了,上面曾经刻过的石像和文字现在都消失了。石阶可以带领着游客向右到达父母恩重经变石窟,向左到达大方便报恩经石窟。
北边岩壁上的最东边的第一座石刻刻画了虚构的以儿女欠父母恩德债为主题的《父母恩重经》或者说是《十恩德》中的故事情境。
两座主要的石刻高约6.9米,他们刻画的场景被清楚地分为仙界和人间。仙界有七座隐约可见的佛像;人间有一组描画家庭的石像。
这十个小故事旁边的题词都有标题并且还从1到10标了号码。右边五个石刻从中间到边上依次是1,3,5,7,9号。
左边五个石刻从中间到边上依次是2,4,6,8,10号。
这幅图强调了紧挨着大型石刻的也有很强的叙事性的作品。一个较大的释迦牟尼形象俯视着,中心人物是一位男人和一位女人在上香。他们穿着12世纪富裕人家夫妻穿的礼服,严肃地向对方倾着身子。女人把香插在男人伸向前的香炉中。他们下方的题词写着“求生孝顺儿”。
题词的题目为“求生孝顺儿”。“赐紫慈觉大师,□宗赜颂曰,古佛未生前,疑然一相圆,释迦犹□会,迦叶岂能传,父母同香火,求生孝顺儿,提放年老日,起座要扶持,父母皆成佛,绵绵法界如,尔时心愿足,方乃证无余,有得非为得,无功始是功,一轮千圣外,元是旧家风。”
《十恩德》第一篇题目为《第一恩德——怀担(胎)守护恩》。题词为:“慈母怀胎日,全身重如铁,面黄如有病,动转亦艰难。”
《第二恩德——临产受苦恩》在中心石刻的左边。题词为:“慈觉颂曰,□□慈亲苦,□人泪眼□,□知恩力重,(能)取出胎时,慈父闻将产,空惶不自持,□生都未(报),头耳皱双眉。”
在另一位女性形象的搀扶下,这位准妈妈站着正在分娩,她的手放在她圆鼓鼓的肚子上,好像在强调分娩的这个事实。在这位母亲跪下前,另一位女人用左手卷起她的右袖子并且期待地抬头看正在分娩的准妈妈。准爸爸站在跪着的女人后面,他拿着祖传的药。这个故事是站式分娩的罕见证据。
石窟的右侧是第三恩德生子忘忧恩。题词为:“慈觉颂曰,初见婴儿面,双亲笑点头,从前忧苦事,到此一时休。”
石窟的左侧是十个恩德中的其中两个。因为它们紧紧地刻在一起,所以一眼看上去他们像是一个故事而不是两个故事。紧挨着待产的父亲的是向前坐着的膝上抱着一个婴儿的女人。婴儿凝视着他的妈妈,手中抓着一个球形的东西,可能是一个蒸馍或者是一个水果。这对母子代表了第四恩德咽苦吐甘恩。题词为:“慈觉颂曰,甘让儿子食,苦留自家吃,不世知恩少,他时报德难。”
石窟右侧刻的是是一位母亲和孩子亲密的在一个架起的木床上。这是第五恩德推干就湿恩。题词为:“慈觉颂曰,干(处让)儿卧,儿身熟□睡,仰推慈母(为),诸佛亦何偏。”
这位母亲平躺着,左膝微微抬高,她用充满爱意的眼光注视着他下半身裸露着的儿子,他暴露的下半身说明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第四恩德中那对坐着的母子旁边坐着另外一个相同的女人,但是是不同时间的她的形象。这是第六恩德乳哺养育恩。她束起了头发,衣裳敞开展露丰乳来用母乳哺养她刚会走的儿子。
这位母亲左手伸向第四恩德石刻,头也向这个方向倾斜。她的儿子身子攀在他母亲身上,嘴对着他母亲的左胸,手紧抓着他母亲的右乳房。这是第六恩德乳哺养育恩。题词为:“慈觉禅师,宗赜颂曰,乳哺无时节,怀中岂暂立,不愁脂肉尽,惟恐小儿饥。”
最后是第七恩德洗不净恩。这个现在严重被腐蚀的女人身体依旧可以看出她的手放在洗衣盆中。有一个拿着玩具的小孩在她的手边。她的后面是另一个严重被腐蚀的女性形象,极像第四和第六恩德中刻画的同一位女人,她一边用一只手抱着正在挣扎的小孩,一边用另一只手试着给小孩洗澡。题词为:“慈觉大师颂,小儿多龌龊,襁褓无时干。儿身多脏污,洗濯不净时。”
第八恩德为造恶业恩看起来是 在讲一个父母共同的担忧,但是刻在大佛湾的石像强调了母亲的担忧多于父亲。题词为:“古德颂曰,养儿方长大,婚嫁是寻常,筵会多杀害,罪业使谁当。”
这个儿子站在中央宴席桌的后面,桌子上摆着碗盘。他的前面刻着第八恩德的题词。他身旁刻着两位男性形象,一位可能是他的父亲,另一位可能是他未来的岳父。
宴会场景的右边刻着母亲对他儿子的恩德。她站在一个正在沸腾的锅后面。屠夫为宴会准备好了一头猪。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因杀生被孽缘玷污,她决定让自己代替儿子受惩罚。
第九恩德远行忆念恩展现了一位拄着竹杖,扶着他妻子胳膊的父亲形象。母亲形象向后扭头看着父亲形象。他们的前下方站着一位穿着出游服年轻的男子,他的脚朝前,行李已经捆绑好挎在肩膀上。题词为:“慈觉颂曰,乳下为儿时,三年岂离后,如何千里远,出外多小心。思倚门二老,归来莫太迟。”
石窟的左边是第十恩德究竟怜悯恩。儿子现在长大了,跪在他年迈的父母身前。父母都坐着:母亲的头发被裹着。在父亲用手指表达他的观点教育儿子时,母亲微微的笑着。父亲的形象被刻上了胡子。正如中国的一句古话:“只要父母还在世,他们永远把自己的孩子当做是小孩。”题词为:“颂曰,百岁惟忧八十儿,不舍作鬼也忧之,观喜怒常不犯慈颜,非容易从来谓色难。”
参观完十恩德之后,我们不能忽视石窟的最底层。最底层仅剩下一点残迹,但是卷云背景仍旧可见。第八恩德中母亲和屠夫形象的下方有一个鬼的形象,他的举止的衣着很像地狱石窟中刻画的人的很像。
最底层还有一位穿着僧袍的男性形象。他在第一恩德的正下方。
在不孝子和僧人的形象中间,向释迦牟尼上供的夫妇正下方是题词。根据题词,我们可以推测它是地狱最底层最恐怖的为无情的杀手保留的无间地狱。它现在开放准备容纳这个不孝子。这层地狱共有七篇题词,都在重复这一篇的内容和情感。
毗卢道场
游客们经常会在大佛湾见到的标志性形象为大日如来或者说是毗卢遮那佛。它是父母恩重经石窟前一个石窟中的中心人物。
游客需要从大佛湾的主要区域向上爬到石窟的入口。这座石窟是仅有的在这个地点发现的两座之一。
宋代的一位学者把标语“毗卢道场”刻在毗卢遮那佛石窟入口的上方石头上。
依稀可见到的毗卢遮那佛的镀金和颜料,他坐在一个属于门柱一部分的莲座上,它仅允许简单的东西通过入口,没有环状形的通道可供备选。
在雕刻精美的盘龙石柱支撑的天蓬下的毗卢遮那佛局部细节图。曾有颜料和镀金的地方仍旧生动可见。
外层展现了为了巩固石窟的复建工作。剩下的在月形壁龛中的释迦牟尼像象征着万佛之源的毗卢遮那佛。
同样与毗卢遮那佛一同展示在入洞口中的标志性的大型雕像的是文殊和普贤菩萨,他们分别坐在各自的坐骑上。
图为侧墙上护法神护卫着菩萨接受脚下来自一位富有香客的朝拜。
神仙们和菩萨们按半圆形分布被雕刻在周围的墙壁上,暗指相关经书中提及的他们与毗卢遮那佛组成“七处九会”。
左边洞穴的局部图展示了正在参禅的菩萨。在圆觉洞中有一个相似的雕像,它的中心人物也是毗卢遮那佛。
这一群作品中有一个单独的正在做祷告的菩萨雕像,他背朝游客,头微微向前倾呈祈祷势。像之前描述的毗卢遮那佛一样,这座雕像也在大佛湾中重复雕刻了。
毗卢遮那佛的侍从文殊和普贤菩萨也在洞的入口里的标志性的大型雕像中。他们坐在他们各自的坐骑上。尽管雕像被高度腐蚀了,从坐骑大象可以看出这是普贤菩萨。
侧墙壁上刻着的在菩萨脚下祷告的男人和女人们。
同样与毗卢遮那佛一同展示在入口中的标志性的大型雕像为文殊和普贤菩萨,他们分别坐在各自的坐骑上。尽管雕像被高度腐蚀了,但从坐骑狮子可以看出这是文殊菩萨。
入口的右侧门柱上刻着两篇文章。其中一篇可以追溯到1413年,蒙古人入侵这片土地后的最早写的文章之一,它刻在在一朵莲花下方的长方形框中。题词为:“中顺大夫重庆府知府开封胡靖为公务事便道游此永乐十一年[1413]八月二十四日题。”
孔雀大明王 从镀金的观音转身,游客会看到对面的宝顶山大明王之一的孔雀大明王。大足县有超过六座宋代的孔雀大明王的雕像,远远多于无论哪个时期的中国。
像孔雀大明王左边倾斜的释迦牟尼雕像一样,大孔雀明王的雕像也是不完整的。对于一些清代的作者来说,这种不完整给人一种雕像即将要飞起来的感觉。大足县地方官王德佳引用清朝文人张书的话“明王骑孔雀,势欲凌虚”。
刻在孔雀大明王左侧的是中央一个稍小的孔雀大明王正接受来自刻在他下方的善男信女所献给的贡品。人们认为周围的士兵形象表明了天神们和半仙们的为了长生不老药而发生生抢夺之战。
中心人物周围分散的雕像指明了这个壁龛的叙事性。故事开始于右上角,一位僧人站在一个俯卧的人物上方。在图上左边还可看到较大篇幅的刻词残骸。其他现在已被腐蚀平坦了的地方指明其他文字曾被刻在这里。
一位手执佛经的僧人站在一个俯卧的形象上方,同时一只在他们后面的蛇在树上向上爬。这个故事讲得是莎底遇见一只有毒的黑蛇。他向释迦牟尼提议授予阿难孔雀王咒经。
太子降生及沐浴
释迦摩尼倾斜的头部左边紧挨着一组小型的接近地平面的展示释迦牟尼降生的雕像组。他以一个婴儿的形象从他母亲的右袖子出现。
挨着那组展示了释迦牟尼出生的小型雕像的是一个特别精致的作品,它把流淌的天然泉水和九条龙或者说是通常被描刻为生活在天上的巨蛇,与释迦牟尼沐浴的图像结合在一起。汉语里“大蛇”通常引申为“龙”的意思。
九条龙给小释迦牟尼沐浴的局部图。
大佛湾的渠道旁刻有被护法神护卫着的释迦牟尼沐浴局部图。
释迦佛涅槃
宝顶山寺院入口下方的半圆形石壁上刻着的释迦佛圆寂像和来自其他地区,国家甚至整个佛教世界的雕像都大不相同。如此惊人的原因是因为它很难被完成;宝顶山的雕刻家可以轻易的在30多米长的宝顶山中刻下一个完整的释迦牟尼在最后即将涅盘的全身像。这样类似的雕像在别的地方也可以见到,例如甘肃省敦煌148石窟中的唐代作品,或者只离大足50英里的安岳县雕刻的唐代涅槃的场景。
头 大佛湾涅槃的雕像是被缩短的。悬伸的石壁下方有一个巨大的头像和上身,它们如同融入朝向西南方的裸露岩石中。
开放日中大佛湾的游客感受涅槃雕像的大小。
1945年以考古学家杨家骆为领队在宝顶山的工作人员照片。杨家骆站在倾斜的释迦牟尼的鼻子正下方,手中拿着他的帽子。
雕像没有脚,可能是因为它们被移走了就如同至少一本文献中记载的那样。周围的哀悼者和菩萨的见证人比应该在的人数少,他们不是随便一群人,而是经过精挑细选才被小心安放在释迦牟尼的的雕像前的。第一位哀悼者是被认为代表了宝顶山的创作者赵智风。第一位哀悼者本应被再强调一下的,可是它正在复建中。
第一组哀悼者:柳本尊以及三位呈现着不同贡品的菩萨。
第二部分哀悼者和第一组部分重叠在一起,最后一位菩萨拿着佛手果。
第三部分哀悼者和第二组部分重叠在一起,最后一位菩萨在一个大的贡品桌旁边。
中心的哀悼者在贡品桌的后面。整个空间被分为三部分:最上面的部分是包括释迦牟尼母亲的天上的见证人,中间部分是释迦牟尼的纪念碑,最下层是形象较小的哀悼者和菩萨。
释迦牟尼的母亲摩耶夫人在她生完释迦牟尼不久后就去世了,她在天上目睹了释迦牟尼圆寂的全过程。她的四周刻着四位侍从。
锡杖或者说是僧杖的上部的会发出叮当声的吊环会驱赶走虫子,这样行走的僧人们就不会踩到它们。稍微靠下的部分不是完整的,但是它是一个有十二个吊环的僧杖,象征着释迦牟尼他自己。这样的僧杖是僧人衣橱中的必备品。
最后一位哀悼的菩萨和他后面第十号石窟人天毕会。
1945年考古学家杨家骆拍摄的涅盘石窟。
人天毕会 坐落在“释迦佛涅盘”和“舍利塔”之间的人天毕会石刻已被严重腐蚀了。残留的雕像着重刻画了在一位菩萨监视下的凡人们的日常活动。它是最像历史上释迦牟尼生活中的场景。
这个地方是大佛湾巧妙利用引流的例子之一。水从寺院上方的石壁上流下,落入水池中,然后汇入从释迦佛涅盘石窟的前面流过的小溪。
舍利塔 舍利塔靠近现在一幅已被腐蚀的有关释迦牟尼生活场景图,并在刻有千手观音雕像的阁子屋檐下。
塔中刻着几篇题词,最大的读作“舍利”或者“舍利塔”,指的是释迦牟尼火化后的骨灰。
“舍利”或者“舍利宝塔”题词的细节。
千手千眼观音菩萨 宝顶山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是8米高,13米宽镀金的千手观音。现在,它被一座大型建筑物保护在其中。
直到宋代,千手千眼观音变成了最有名的供奉对象之一。由于易碎的属性,它的形象被复健了无数次。
观音和工作人员的照片。
后来清代建的用来保护观音的阁楼。
舍利宝塔下面的标语“毗如遮那佛” “毗如遮那佛”刻在位于千手观音右边的四层舍利塔的最底层。冥思雕像的上方,塔的下方有更小的几个字“舍利宝塔”。
“毗如遮那佛”的标语由宋朝最著名的文人魏了翁所写。他生活的时间(公元前1178-1237)和景区的建设时间相吻合。他所写题词的拓片已被收集起来。题词旁边的文字为非经典且非常的简短,它列出了魏了翁的官衔和职位,以“魏了翁书”结尾。魏了翁是宋朝唯一一个在景区题写多个题词的人。
华严三圣 第一组从小河下到大佛湾上面迎接游客的佛像是华严三圣像——毗如遮那佛以及刻在它两侧的文殊和普贤菩萨。这组雕像反映的是华严经中的内容因为人们能从这部经典中能发现文殊和普贤菩萨都与毗如遮那佛有关。
毗如遮那佛中心局部图
毗如遮那佛下身局部图,依稀可从他的僧袍上见到颜料和镀金。
文殊菩萨身穿厚重的僧袍,佩戴珠宝且头戴王冠,手持微型舍利塔。
普贤菩萨身穿厚重的僧袍,佩戴珠宝头戴王冠,手持微型七级浮屠塔且每一层都刻有佛陀形象。
普贤菩萨的总观图。它的脚边有一个刻着的石碑,身后月亮形的壁龛中刻着几个佛像。
华严三圣身后月亮形的壁龛中刻着的几个佛像大部分可能暗示了佛祖的原型毗如遮那佛,由它衍生出了其他所有的佛。
从毗如遮那佛脚旁的一个莲座中可看出供奉华严三圣的痕迹。
华严佛像中的世俗石碑的总览图。
图为在大佛湾发现的宋代题词之一。它的最后一部分被腐蚀看不清楚了,但是遗留的可看清的部分写了作者的名字“宇文屺”。题词为:“荆云技巧欢群目,经贝周遭见化城。大小不移神所与,笙钟鳞甲四时鸣。宝顶赵智宗刻石追孝心可取焉。以成绝句,立诸山阿。笙钟鳞甲事,见坡诗,谓为神功阿护之意也。朝散郎知昌州军州事兼管内劝农□□二江宇文屺书。
图为1945年汉学家杨家骆在宝顶山考古时拍摄的华严三佛祖照片。
宝顶山六道轮回的标语牌概览。
“宝顶山”为大佛湾最有名且重复次数最多的标语,它位于小河下通向大佛湾阶梯的入口。
标语的上方有三个冥思的僧人。一些学者认为拥有卷头发的他们是宝顶山的创始人赵智风且代表了他证悟的不同阶段。
“宝顶山”三个大字由杜孝严所写。杜孝严生卒不详,他1199年考取进士并活跃在礼部。他的简介被刻在“山”字的左边,为典型的包含一系列头衔和官位的题词,以常见的“杜孝严书”结尾。题词如下:“朝散大夫尚书兵部侍郎兼同修国史兼军录院□官修撰杜孝严书。”
六道轮回图
大佛湾最壮观的景象之一是这幅巨大的“六道轮回图”,有时也被称为“重生之轮”,“轮回之轮”,或者“转世之轮”。类似图象通常被创作为平面画,但是在宝顶山它被创作成少见的3D雕像。六道轮回图如同桥梁一样,同时基于民间宗教活动和宝顶山寺院之间。
六道轮回的高度超过河边的入口25英尺。六道轮回在宝顶山雕像的旁边。它是佛法的一个简单介绍。
在大佛湾,无常掌控着代表不同时间领域的轮回之轮。三世佛在他上面的天庭里,由三个被教化的坐在莲花上的生物所代表。不同的重生界出现在轮回之轮的里面。
同心的圆圈提示着游客时间的流逝。从一种生命到另一种,释迦牟尼和菩萨向外抛出的的带子则是唯一能逃离轮回的机会的线索。
这位超然地坐在球体中心且胸前发光的形象为僧人赵智风。后来他被游客认为是宝顶山的主要创作者。
六道轮回之一以宫殿为标志物的称作天道或天界。
六道轮回之一以六臂神为标志物的称作阿修罗道。它代表的是人性愤怒自负的一面。
六道轮回之一以车轮为标志物的称作畜生道。与其他三恶道地狱道,饿鬼道和修罗道共称四恶道。
六道轮回之一以车轮为标志物的称作地狱道。地狱道还以图画的形式出现在大佛湾六道轮回图的对面。
六道轮回之一以车轮为标志物的称作饿鬼道。饿鬼道与众生同时存在,他们的雕像在大佛湾对面的地狱石窟里也能看见。
六道轮回之一以车轮作为代表物的称作人间道。虽然它不如天道理想,但与畜生道,修罗道或饿鬼道相比要好,因为人们可多做善事避免恶果循环。
六道轮回的上面有四幅图像,他们可能代表使轮回之轮不停运转的结界。此图展示的为畜生道(以一只猴子作代表)和人间道(以一个女人作代表)。
六道轮回的上面有四幅图像,他们可能代表使轮回之轮不停运转的结界。此图展示的是地狱道(以一个狱卒作代表)和人间道(一个学者作代表)。
六道轮回图的旁边有一幅趣图,它是大佛湾代表之一,但也有更深刻的寓意。一只猫静待着一只在竹竿上晃悠的老鼠。虽然猫的天性是抓老鼠,杀死并吃掉它,但六道轮回图提醒游客如果众生想要彻底摆脱永恒的轮回,则必须努力克服如同猫一样所具有的本性。
护法神。
寺院的入口处是刻画佛教(一般称为“佛法”)护法神的石窟。
图为几个护法神的局部细节图。它的下面有一组包含较少人物的雕像。
护法大王的局部显示了局部被腐蚀的迹象。这件作品强调了被运用于大佛湾雕刻的手法。石头先被刻成雕像,然后被浇上一层石膏,最后被涂上彩漆或者被镀上金。
虎图
图为一只凶猛的龇牙咧嘴的老虎,迎接着去佛教寺院的游客们。
坐落于宝顶山大佛湾上面的寺院的入口。左边为虎相,右边为牧牛图。
舍利宝塔 为四层宝塔,每一层都有月牙龛且供奉着佛像。
如同现实世界中的宝塔, 舍利宝塔每一层都由瓦片覆盖,且都有端坐莲台造型各异的金刚,在第一二层之间刻有文字。